“我母亲明明是嫡妻,当年帮了唐明喆那么多,可是现在,她却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,被一个妾室踩在脚下,忍气吞声;我明明那么努力地成为齐景胜的妻子,读他喜欢的书,学他喜欢的技艺,讨好齐家上上下下,可是最后,苏氏只是在唐明喆耳边吹了阵枕边风,我的婚事就被唐燕燕夺走了。他们凭什么?”